抗癌醫生-楊友華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抗癌醫師心路歷程的Blog
  • 105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陸開放台灣醫師短期行醫-海峽兩岸節目專訪

    小片:
 
    《台灣地區醫師在大陸短期行醫管理規定》日前由大陸衛生部發佈,自2009年3月1日起,台灣醫師可以在大陸短期行醫。
 
    根據該規定,具有台灣合法行醫資格的醫師通過在大陸進行執業註冊,取得《台灣醫師短期行醫執業證書》後,就可以在大陸醫療機構從事臨床診療活動。台灣醫師的執業類別可以是臨床、中醫和口腔三個類別之一。《台灣醫師短期行醫執業證書》的有效期與台灣醫師在大陸醫療機構應聘的時間相同,但最長為3年。有效期滿後,台灣醫師通過重新註冊可以繼續在大陸執業。
 
    《台灣地區醫師在大陸短期行醫管理規定》發佈後,引起台灣醫療界的極大關注。在大陸從事口腔科工作的台灣醫師于欣平表示,原來在大陸工作的台灣醫師,都是通過參加大陸執業醫師資格考試後才獲得在大陸行醫機會的。但由於兩岸考試製度不同,加上時間所限,使很多想到大陸工作的台灣醫師無法如願。新規定的施行一定會吸引更多台灣醫師到大陸工作。
 
    同期:台灣醫師于欣平
 
    有這樣一個政策出臺的時候,我相信就是想要來大陸短期行醫,甚至說想要來大陸看看的醫師,他們都會踴躍過來,然後能取得大陸相關證照,然後能夠來大陸做一些短期的交流也好、執業也好,這樣對大家都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從今年3月1日開始,大陸是開放台灣醫師可以到大陸短期行醫,首先我想請教一下潘教授,據您了解台灣醫師對於這項政策出臺是怎麼來看的,抱一個什麼樣心情?那麼在這個政策出臺之前,台灣的醫師是通過一個什麼樣方式在大陸行醫的?
 
    台灣陽明大學教授 潘懷宗:我們台灣醫師聽到這個消息都覺得非常高興和感謝。在之前我們台灣醫師要到大陸去行醫,在最早期是要先念一個碩士或者博士。他可以通過在大陸修習碩士班或者是博士班,然後畢業之後再參加大陸醫師執業資格考試。但是大家聽起來就知道這個很麻煩,他還要去唸書還要考試。
 
    後來就進步到了說你不用去唸書了,碩士也不用念了,博士也不用念了,你假如有本事你直接就可以去考試。所以在2007年的時候,就曾經舉辦了這樣的一次考試,大概有兩百多人去考,考過了一百多人,所以有一百多人是沒有考過的。所以因此就有一些醫生就跟衛生部來反映說,因為他們畢業之後,在臨床行醫工作以後,他們非常專科。比如說你是整形外科的,你是泌尿外科的,你是胸腔外科的,你就很深入這個領域了。但是你醫師資格考試是通通都要考,那不得了,大學畢業時候可能是頂峰,什麼都記得,可是你到了行醫二十幾年以後,你如果問他的專科,你是整形外科,胸腔外科,他很熟,你要問別科這個是蠻累的。所以因此在考試上面來講,確實有一些困難。所以因此就向衛生部來陳情說,既然在台灣已經行醫這麼多年,又非常有聲望,技術又非常純熟,又是名醫,是不是可以透過直接換發執照的手續。所以因此在這一次宣佈,大家都覺得非常高興。
 
    主持人:從台灣一些相關統計數字來看,目前在台灣醫師是處於一種飽和狀態的。我想請問一下王先生,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目前台灣的醫療行業的發展現狀是怎樣的?
 
    臺灣觀光醫療發展協會理事長 王篤行:根據我在台灣衛生署查的統計,我們去年的統計是,現在西醫人數大概是三萬七千多人,那因為中醫人數可能在一萬多人,如果說加上牙醫一萬多人,大概應該是四百個、五百個人中間就有一個醫生。至於飽和不飽和的原因是這樣子,因為現在在台灣的醫生,他是可以自由遷徙的,比如說他們大部分醫生聚集在人口多的都會區,比如說是台北市,像台北市它的醫生人數就是所有醫生大概15%到20%的人。所以我想講飽和,應該是指大都會的醫生是飽和的。至於說台灣的醫生目前為什麼是很有興趣到大陸?是因為我們現在這個健保制度改革以後,我們在醫生的這個給付上面因為有一個限制,所以他們的收入是減少很多,所以他們覺得到大陸去開展另外一個事業的話,對他們將來生涯規劃是比較好一點。所以我想這個是目前台灣醫生的這個現狀。
 
    主持人:那麼從大陸出臺的台灣醫師在大陸短期行醫管理規定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未來到大陸醫療機構行醫的台灣醫生主要是臨床、中醫,還有口腔科的醫生。這三個科目對於台灣的醫生來說,是不是他們的強項?他們在這些學科裏會不會有競爭優勢?我想請問一下潘教授。
 
    台灣陽明大學教授 潘懷宗:我們先從臨床來看,臨床就是我們在台灣所謂的西醫師。台灣的西醫師和中醫師可以說是壁壘分明,甚至就是可以說是井水不犯河水,跟我們大陸的中西醫有很大差別。
 
    比如說在台灣,西醫師就規定,中醫師看病的時候不可以用核磁共振,不可以用X光檢測工具,甚至中醫師是沒有住院病人的,只有西醫師才有住院病人。大陸的西醫師是可以開中藥的,但是台灣的西醫師是不能開中藥的。所以在西醫這一塊來講,如果你是內科醫生,如果再加上大陸同胞喜歡用中藥的時候,這時候出現問題了。但是在外科醫師來講就沒有問題了,因為台灣的外科醫師手術技術非常純熟,包括我們隔壁的王醫師,他是整形外科權威,在台灣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另外像我們有很多心臟外科,像泌尿外科,也都非常強。所以因此如果以外科開刀來講,我認為確實是他們的強項,而且他們能夠做到傷口非常小,恢復非常快,然後副作用非常低,然後價錢非常便宜。對於台灣中醫師能夠到大陸去行醫的話,我覺得對於台灣中醫師是非常好的。為什麼?因為我們一直以為,我們一直都認為就是大陸的中醫師的能力,可能比台灣中醫師是強項比較多,所以可以學習很多東西。我想這樣是對兩岸醫學交流是絕對有正面的意義。那麼在口腔方面,口腔方面就沒有剛剛我講的說中西醫壁壘分明問題,所以口腔方面醫生到那邊去的話,我覺得可以遊刃有餘,非常能夠勝任愉快。所以大概我的分析是這個樣子。
 
    主持人:剛剛潘教授也提到了說,大陸行醫方式是中西醫結合,台灣是壁壘分明的,那我想請問一下潘教授,就是這種情況,那麼台灣醫師到大陸來行醫三年時間,對於台灣醫師來說,是不是一個很好的鍛鍊時間段?
 
    台灣陽明大學教授 潘懷宗:以目前現在我們開放三年的話,當然就是我是覺得就是說,他到大陸去得到三年訓練是非常好,三年內他可以慢慢純熟,但是我認為說,他去三年之後,他一定會再延長另外一個三年。像廈門長庚醫院,他現在目前要借助台灣長庚的有經驗的醫生去培訓廈門長庚的醫生的時候,這時候他不敢去那麼長,他通常是三個月一個輪迴,也就是說他把這個大的主治醫生調到廈門長庚去三個月,然後教這些人。但是這一次我們衛生部所給的這樣一個條件很好,就是說他只要一次申請三年,他三年內不用再重新申請,方便嘛,不必再申請文件。但是他不會一去去三年,他是去三個月調回來,另外一個人去三個月調回來,這樣輪調的方式他就可以來回地做,然後這種就可以促進交流。
 
    主持人:對於開放台灣醫師到大陸醫療機構就醫,有的人說台灣的醫生收入那麼高,他們不會願意到大陸來工作的。也有的人說目前大陸有百萬名臺商及其眷屬,這些人已經習慣了在台灣診療方式,就算是台灣醫師只是服務這些臺胞,就夠賺了。王先生,您覺得台灣醫師到大陸來行醫,能不能賺到錢?
 
    台灣觀光醫療發展協會理事長 王篤行:我想可能跟他的科目有關係,其實像在台灣有很多因為是健保制度,他這個醫生的給付是比較低的。但是事實上,比如我這個科叫整形外科,整形外科它健保不給付的,都要病人自付他的醫療費用。還有一些像皮膚科的,像我們所謂的鐳射,鐳射除斑,就是這種鐳射,還有眼科,不是有鐳射近視,或者是有一些特殊的科目,他需要用自付的方式的話,那這種科目在大陸其實是有它的生存的空間。另外就是說剛剛講到,就是說我們其實在現在大陸有很多臺商醫院,我們去的話,因為臺商他習慣看台灣的醫生的話,事實上他們習慣到這種,那個收費也是比較高額一點。
 
    台灣陽明大學教授 潘懷宗:因此現在有非常多臺商大企業,大家也都耳熟能詳,在上海,在昆山等等,都有設立臺商醫院。因此設立這個醫院之後,當然你要服務台商的話,你當然就希望是最好是由台灣醫師去,大家比較熟悉。這時候他要聘請台灣的醫師過去的時候,就遇到執照問題了。這一次衛生部這樣的一個開放,太感謝了,因為有這個開放以後,他們到臺商醫院裏面去做事的時候,發現就沒有問題了。另外就是說,如果是臺商自己設立的醫院,他邀請台灣的醫師到大陸的臺商醫院來看診,當然他的薪水很有可能就比照台灣的薪水來支付,那因為到時候他也申請台灣的健保,所以在損益平衡上面來講就不會有問題。當然在大陸的臺商醫院,他當然也會服務所謂的我們大陸的同胞,那個時候可能他的收費標準就不一樣了,他要配合當地的健保政策,到時候他可能申報系統不太一樣,所以這樣做起來的話就會有更多的人,他去不是為了賺錢,因為他主要是想說可以服務他的工廠的員工,可以服務工廠的這些中高階的幹部,讓這些中高階的幹部願意到那邊去做事,來奉獻,也不用擔心突然間生病。所以我想這一塊也是蠻重要的。
 
    主持人:其實這次開放台灣醫師到大陸醫療機構行醫,只是兩岸醫療合作的一步而已,在兩岸的經貿文化論壇上就曾經達成過共識,認為未來兩岸在醫療合作的領域還有很多,你比如說台灣藥品,還有保健食品,醫療器械等等衛生材料,未來都有可能進入大陸的市場。那麼兩位對於未來兩岸醫療領域合作的前景,還有怎樣一個期待?
 
    台灣陽明大學教授 潘懷宗:我想這個期待是很大的,因為如果大家了解台灣現在目前的醫療產業,其實每個醫院在經營成本上,如果要單靠看病來賺到錢,幾率是蠻低的。如果說今天大陸在這方面能夠更多交流,那他們就有很多的市場,以我們廣大大陸市場,有13億民眾,這個醫療需求肯定很大。現在目前看起來,在農村、鄉村的醫療院所肯定要擴建,比如說以病床或者一些醫療器械,不要講什麼,光你能夠進紗布,進那些手術刀也不得了,或者現在我們更進一步,有所謂的人工關節,人造骨頭等等,假設能夠跟大陸市場能夠交流,他們能夠賣到大陸市場,他們高興死了。當然在我這邊我提到一個比較不同的一個看法,就是說我倒也很希望大陸的藥品能夠進到台灣來,為什麼我講這個話?因為我那時候到北京去開會的時候,我感冒了,我就到北京大學附屬醫院去看病,他開感冒藥,他就給我開了一點中藥給我,我吃了覺得很好很舒服。可是台灣目前在中藥研發上面沒有大陸先進。所以我心裏面就有一個感覺說,大陸的這些中藥研發這麼好的中藥,為什麼台灣不能用呢?能不能到台灣來也幫助我們的台灣同胞?後來我到台灣的衛生單位去查,他說規定好像大陸藥品現在暫時不行進入台灣來。我想這個以後,兩會就是海基、海協兩會再討論的時候,我覺得這是一個大項目,我們希望兩岸的藥品能夠來交流。因為在大陸,我的感覺中藥的研發、開發確實真是一等一強,我覺得我非常佩服。那麼在西藥上面,因為西藥的部分大家都是經由歐美各國領先,我們中國人本身自己在制藥業上面,可能跟歐美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不過希望以後借由我們兩岸的合作,是不是能夠開發出讓世界上引以為傲的藥品,這是我們努力的目標,不過但是我希望應該可以儘快來實現。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嘉賓就以上話題所做的分析,謝謝。
 
    潘:謝謝。
 
    王:謝謝。
 
    主持人: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期的《海峽兩岸》,下期節目我們再見。
2009-03-06 海峽兩岸專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